第二章 险中求胜

    贝贝公主乘隙唰地一鞭撩倒了执住罗锦儿的武士,罗锦儿拾起双剑,挽个剑花金牛犯斗星,那边开山将军再整阵容团团围定。但只要在紧要关头,便是哧、哧、哧隔空传来寒光,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久惯战阵的开山大将臂膀上也中一记寒芒,开山大将知道厉害,一声呼啸退回到周围山头的树丛中,隐身在茫茫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原来,刚才为首的正是白隆头手下的“八大天龙”之一的开山大将和副将音速、亚铜、孟冲一伙。他们是奉了白相国金律太后的密旨潜入大柱国,配合圣天使偷袭上璧,企图来个混水摸鱼救出被俘的首领和其他将领。本来想捉住公主换回首领,没存想偷鸡不成蚀把米,开山大将受了肩伤,好在只是皮外伤,对方并没存心要取他性命,寒芒没喂毒,略运气调养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音速并不甘心“开山大哥,暗处只有一人,我们何惧他”

    没吃过亏的亚铜也唆使开山“大哥,送上嘴的肥肉,不吃白不吃。不再赌上一把,真是心有不甘。”

    孟冲不无忧虑地说“国师命我们混进上璧城与他汇合,要是我们在这里耽搁时间,会不会误了他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信天信地信菩萨咱也不信他哈赤有什么妙招。全是一肚子馊主意。要不是他让我们主公偷袭营寨,怎么会中飞虎狗贼的诱敌计。别信他的,我们干我们的”亚铜气呼呼地嚷嚷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干但不是蛮干,还得想个法儿。先要引蛇出洞,然后我们下手不迟。”开山大将粗中有细,智勇双全。

    贝贝公主和锦儿不敢疏忽,虽然多了一个隐形的高手暗中相助,显然他也是势单力孤,不能明刀明枪击溃强敌。公主何等聪明样人,她知道对方是白相国的高手,阵容强大是不可力敌的。对方知道明攻无法取胜,一定会暗中智取。

    这时候,静得可怕,小虫子的叫声显得异常惊心。公主听到了树下流水的声音,原来他们身处小河堤岸上的一棵树上,后面没有退路,前面是他们的包围圈,但不知隐形高手处在哪个位置。

    突然,一团火光冒了起来,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,风助火势,大火一下子窜上了堤岸的树林,火光映红了小河。

    “公主,不好他们放火了”

    “别慌我们还有一条生路,让我再想想还有什么更好的退路。”贝贝公主好像早已预料到这个冲天而起的火光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大哥,要是公主烧死了,我们拿来毫无用处”孟冲一拍脑瓜子,知道这招是损人不利己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。绝对有好戏可看。”开山满有把握他的火攻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快看山那边也起火了,那是风头上,不得了,这次死定了。周围都是一片火海了”眼见得三面火光映红了夜空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有救,他们死定了我们等着吧,好戏马上就要来了。”公主满有把握地说。

    那火从山头上顺着风口忽啦啦地滚过来,火势漫山遍野燃烧了起来,整个山头顿时成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。

    “不好那贼头在我们上头放起了顺风火,烈焰把我们包围了”音速发现了苗头不对,大声惊叫了起来,“大哥,我们四周都是烈焰,怎么出去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呆会儿,我就要吃活烤乳猪”那老者在风口放声大笑,笑得烈焰更嚣张地奔窜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要死,我有你们大柱国天潢贵胄垫背,死也值得了哈哈哈”开山大将以更豪迈的笑声回敬他。

    “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。公主还有一条生路,你难道不知道吗哈哈哈”笑声愈飘愈远。

    公主正寻思如何跳到河里逃生,不远处一条渔船咿咿呀呀荡了过来,顺流直下,一会儿功夫到了树下,公主叫声“跳”两人像一团手帕,轻轻飘落到乌蓬船上。

    灯笼的微光里,贝贝公主看见一个青袍老者戴着斗笠,斗笠压住了大半个脸,看不清脸相,他灵活自如地一起一伏摇着桨,船瞬间划出了火光之中。

    贝贝公主不由抱拳丽声说“多谢大侠出手相救,小女子感激不尽。不知大侠愿不愿意露出真面相与小女子相见”

    “老臣送公主和姑娘上岸,请速速离开凶险之地。老臣解甲归田多年,只愿隐居山林,不想过问世事,今晚之事,只当老臣报当年先帝驱遣之恩。”斗笠下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古精灵老前辈,还是过山风老前辈我听师傅说起过两位老前辈,武功盖世,只是不愿意毒害生灵,才隐居山灵,对不对”

    “你你凭什么说我是什么老古怪老毒物告诉你,小娃娃,快回家报信,白翎族今晚就要混进上璧大劫狱。晚了可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通灵大师云游四海回来了”

    “小娃娃,不要瞎猜,你瞧我是饿痨鬼的样子吗我可做不了饿痨鬼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谁我猜不出来了。可不可以给真面目给本姑娘看一看,本姑娘一定报答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我是谁不重要船靠岸了,回家报信重要”

    “父王说了,不准我过问政事,我不能多管闲事;再说,我是偷跑出来的,回去就出不来了。我还没玩够,我还不能回去。你是忠臣,相信国家有难,你是不会不管的,对吧”贝贝公主何等冰雪聪明的人,立刻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娃娃,不要拿江山社稷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拿江山社稷开玩笑,我只不过学你而已嘛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娃娃,老臣说不过你,老臣与你的师傅同出一门,这回总该有印象了吧晓不得了却这桩国难,回头再退隐山林。娃娃,快上岸走你的吧。我现在只能做你的影子,你看不见我,我却不离身的跟着你,护着你,直到你平安地回到上璧城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乾元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叫我老前辈,叫我老怪物。我喜欢你叫老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老怪物师伯,小侄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两人刚踏上岸,听见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,火光中来了一大群飞天蝙蝠,接下来,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一只只巨翼蝙蝠张开双翼,掠过火光,一条条身影窜上了大蝙蝠背上,飞天蝙蝠忽啦啦地钻出了火光,振动双翼滋滋滋发出恐怖的超声波穿出了烈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