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回 可儿祭天

    第二天,一轮红日喷礴而出,朝阳射破云霾,金光万顷,给天坛镶上了金边,琉璃瓦晶光闪耀。

    色当国高奏得胜鼓,鼓楼一排系着红绸的军汉,挥槌猛敲,城门口一列巨型锁呐齐吹,宫里数排编钟,宫女穿花度柳一般在击打。

    可儿公主头戴朝阳凤翅奉天金冠,更显出她面目的光彩照人,风华绝代。小杉子全身戎装,他尽管被头盔勒得难受,但他手捧天尊飞龙宝刀紧随其后,圣斗王阿育随侍在小杉身后;海虹全身披挂紧护黄罗伞下的可儿公主,另外九个仙侠,也是全身甲胄分列左右。

    接着出场的是各大王国国王,各大门派的教主,再后面是各大使臣和大侠义士。

    圜丘坛专门用于祭天,台上不建房屋,对空而祭,称为”露祭”。祭天陈设讲究,祭品丰富,规矩严明。在圜丘坛共设七组神位,每组神位都用天青缎子搭成临时的神幄。上层圆心石北侧正面设主位玉皇大帝神牌位,其神幄呈多边圆锥形。第二层坛面的东西两侧为从位设王母娘娘、原始天尊、太上老君、太白金星还有风雨雷电等神牌位,神幄为长方形。

    祭天时辰,为日出后七刻,时辰一到,斋宫鸣太和钟,可儿公主率众登上圜丘台,钟声止。可儿公主运转真气,轻启朱唇,恢弘扬厉地宣告“祭天大典正式开始”鼓乐声起,大典正式开始。此时,圜丘坛东南燔妖魔,西南悬天灯,烟云缥缈,烛影摇红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司仪官宣布第一项“迎帝神。”

    可儿公主更换祭服后,便从左门进入圜丘坛,至中层平台拜位。此时燔柴炉,迎帝神,乐奏”始平之章”。可儿公主至上层“玉皇大帝帝”神牌主位前跪拜,上香,然后到诸天神牌位前上香,叩拜。回到拜位,对诸神行三跪九拜礼。

    司仪官宣布第二项“奠玉帛。”

    可儿公主到主位、配位前奠玉帛,乐奏”景平之章”,回到拜位。

    司仪官宣布第三项“进俎。”

    可儿公主到主位、配位前进俎,乐奏”咸平之章”,回到拜位。

    司仪官宣布第四项“行初献礼。”

    可儿公主到主位前跪献爵,回拜位,乐奏”奉平之章”,舞”干戚之舞”。然后跪读祭文“奉天行运 可儿公主谨率亿万苍生祝告上苍今有巫蛊教妖女小妮子,修炼巫蛊之术,纠集妖魔,意欲逆行天道,肆意滥杀无辜,罪不容诛。恳主上苍降下法旨,剿灭巫妖,还万民一个朗朗乾坤。伏讫。”

    读毕乐起,可儿公主行三跪九拜礼,并到配位前献爵。

    司仪再宣布“行亚献礼。”可儿公主为诸神位献爵,奏“嘉平之章”,舞“羽龠之舞”回拜位。

    司仪官宣布“行终献礼。”可儿公主为诸神位依次献爵,奏”永平之章”舞”羽龠之舞”。回拜位,行三跪九拜礼。

    司仪官宣布“举圣火。”奏起“熙平之章”,可儿公主手举火烛跪在祭台上,阳光炙烤,卟地一声,火烛自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仪官宣布“传圣火。”众国王、教主手持火烛上台,围成一圈,可儿公主将圣火引燃所有火烛,所有火烛分散开来,点燃所有在场的火烛,顿时火光冲天,映着烈日,格外燎人。可儿公主对天再行三跪九拜礼,奏“清平之章”。

    司仪宣布最后一项“望燎。”可儿公主将圣火点燃主祭烽火,主祭烽火冲天而起,直上九霄,乐队奏“佑平之章”,鼓声、钟磬声、编钟声,排云而上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奏闻天知,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,说的没错,这祭天告祝,没想到惊起了满天阴霾。这隐藏在阴霾里的,正是纺强娘控制的尸奴九子龙。九子龙在半空中,翻云搅雾,电闪雷鸣,意欲阻隔祭天告祝。

    可儿公主和大伙儿无不大惊失色,不知上苍发生了什么变故。俗话说,天壤之别。上天无门啊。

    有的私下里说“恐怕是上天震怒,恐怕是不祥之兆。可儿公主,女娃主祭,是不是有违天理。”

    更多的挺可儿公主的强硬分子“休得胡言。可儿公主,上得天意,下合民意,正是圣贤之主。上天之意,你们这些凡夫俗子,不要妄加猜测,扰乱民心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还是难以服众。

    可儿公主沉吟良久,知道这并非天意,一定有妖魔作祟,但是如何上达天听呢可儿公主想到了一个世外高人“太乙真人,请向前一步说话。可儿有要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太乙真人也很纳闷,祭天前还阳光灿烂,为何祭天完成后反而愁云密布,这是主何兆头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