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侍娘献计

    “侍娘,昨天一役,你的九子龙英勇顽强,能当大用。”小妮子见纺织娘秃着双翼,心甚不安。

    贝贝公主早注意到了妖后与纺织娘的微妙情感变化。灵玑夫人说,妖后不能动情,她娘就是动了情关,最后招致功败垂成,看来,用情这一招,一定能再奏奇效,可是即使搞定了巫妖,这么多高人中的巫蛊毒如何解开。贝贝公主敏感地察觉到了巫妖的致命弱点。

    纺织娘秃着双翼跪在丹墀下,行了三叩九拜大礼之后,平身上奏“至尊仙后,属下知道今天是盂兰节,对头可儿定会祭天,我安排九子龙听我的命令早早待命。只等她威风八面的祭天,她向天祷告之时,我即命九天龙吸三江之水,喷于九天之上,化成满天阴霾,滚滚乌云早将她的祷词,挡在了云墁之下。她面对群英威信扫地,上天震怒啊,布下满天阴霾,以示警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我的侍娘,你可帮了我天大的忙啊。你除去了我的一块心病啊我怕是天神震怒,降下不虞之祸。这也提醒我,速速炼成巫蛊孽缘丹,否则,等着我的是化身雪山啊不,不是我驾驭寰宇,就是我葬身雪山听好,你们,要么助我驾驭寰宇,要么随我万劫不复”

    “我等誓死效忠仙后,助仙后驾驭寰宇。”

    “仙后,老身还有一言,还请仙后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侍娘,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,仙后。老身想到,她们既然祭天受挫,那可儿古灵精怪,定会另谋他途上达天听。依老身看来,不久她们准会有动作,我们非得先人一步,才能只手遮天,让她们劳而无功,欲哭无泪。死了上天的一条心。”

    “侍娘说得很对,那可儿心计颇重,当年我不惧她哥哥,我就提防着她。她刁钻古怪是出了名的,当年连她母后,连大化教主拿她也毫无办法。侍娘快说,你有何良策可教小妮子的。”听话听音,妖后又恢复当年活泼可爱,招惹金律太妃钟爱的圣洁纯美。

    “侍娘还得提醒仙后,一定要像创世王一般冷酷无情,侍娘愿意被你剁成碎片,也不愿看到你对侍娘喜形于色,你要嗜血,你要血能量,你要巫蛊仙丹。”

    “本后明白,不必罗嗦本后其实也想到了,那天灵玑婆婆的妹妹九天玄女救我和飞虎,她就想收我为徒,只是灵玑婆婆舍不得,她才作罢。要想上天廷,绝对要经过九天玄女的紫霞宫,我只要派人把守紫霞宫,量他们也上天无门。”

    “仙后神明盖世,果然料事如神,老身想到的,仙后早就成竹在胸了,倒是老身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纺织娘是有私心的,仙后宠爱的是飞虎和贝贝罗刹,如果把这两个眼中钉肉中刺远远地送走,小妮子不就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怀抱,不又成了她的乖宝宝了。

    纺织娘再次启奏“禀仙后,我觉得镇守紫霞宫,责任重大,不容有失,非武功盖世,足智多谋之大将不可以当此重任,肖小之辈定中可儿诡计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边能用之人,也只有贝贝罗刹了。贝贝罗刹,你即刻镇守紫霞宫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贝贝罗刹领命,欲躬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慢。贝贝罗刹虽然计谋神明,但她难挡住她们的梅山仙侠,还是再派猛将,协助她完成任务为是。”

    小妮子看一眼飞虎,再看一眼冰凌锋。

    “派冰凌锋”

    “不可,仙后你想想,创世王素来只听仙后调遣,恐怕临阵之时,自作主张,误了军机大事。请仙后三思。”

    妖后一想,昨天之战果如其言,只知道死缠烂斗,不知道审时度势,见机行事。虽然勇猛无敌,但不懂兵法。

    “依侍娘看来,还是请广有韬略的飞虎副主出马,加上贝贝公主的奇计妙谋,方能保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小妮子眼内闪过一丝留恋,灵玑婆婆的声音嗡嗡地回响在耳边“小妮子,不可动情,不可有丝毫私情,你母后就是下场。无情无义才是最不可战胜的法宝动了情关,天若有情天亦老”

    小妮子倏忽闪过万念于心间“飞虎副后,贝贝罗刹势单力薄,着你去鼎力相助,勿要负我。”

    飞虎木然地出班领旨“属下,领旨。”

    小妮子想要起身扶她,但有一股力量吸引着她,飞虎要离宫之时,她又招手让他回来,回来机械地兜转过身来,小妮子妙目生辉“副后,我传你巫蛊传讯吧。”

    “副后,还是传贝贝罗刹为好。”上官复眼奏道,“因为副后总是领会不了仙后的旨意,恐误军机大事。”

    纺织娘又襄赞“是啊,请仙后慎重考虑。”

    小妮子叹了口气,摆手让飞虎退了下去,示意贝贝罗刹近身传她巫蛊传讯要诀。